新闻排行榜

华夏之基石秦汉王朝(二十九)罪己托孤

面对大汉帝国经济凋敝,国库空虚的情况,汉武帝晚年下罪己诏反思检讨自己的过错,一改过去穷兵黩武的国策,让百姓重新过上安定的生活。刘据死后,汉武帝选择了最小的儿子刘弗陵为接班人,不久后去世。那么,汉武帝为何选择年仅八岁的刘弗陵?为了进一步巩固大汉的统治,汉武帝采取了哪些措施来帮助刘弗陵呢?

失去了皇后卫子夫和太子刘据之后,汉武帝慢慢的清醒了过来,开始重新审视他所统治的这个世界。

此时的大汉帝国,跟他刚刚接手的时候相比,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匈奴远遁漠北,不会对大汉造成直接的威胁。四海臣服,大汉的势力范围与其父亲汉景帝时期相比扩大了一倍。然而,爷爷汉文帝和父亲汉景帝精心打造的文景之治却早已成为过去。当他从父亲汉景帝手里接过这个帝国时,国库的粮食和钱币多到可以腐烂。而今天,大汉的国库早已空空如也。

汉武帝一辈子基本都在忙着打仗,打仗就要花钱,而且每一笔军费的开支都是庞大的。搞外交也要花钱,西域那一帮墙头草,仅仅靠武力是不能完全收服的,无数金银财宝都花在了与西域小国建交。还有西南夷的诸多部落,以及新臣服汉朝的朝鲜等地也是如此。除此之外,好大喜功的汉武帝还有两个喜好:封禅和求仙。公元前110年,汉武帝登上泰山封禅,随后开始找术士帮他寻求成仙之路。

爷爷和父亲留下来的积蓄,早就被汉武帝花的一干二净。为了想办法弄钱,汉武帝任命商人出身的桑弘羊做财政部长。桑弘羊的经济政策是把盐和铁的经营收归国有,实行垄断专卖。他还想到了卖爵位,以钱赎罪,提高税收等做法。国家的钱虽然渐渐多了起来,但是这些政策带来的后果是官吏的腐败进一步加重,百姓受到多重剥削压迫,民不聊生。到了汉武帝晚期,许多地方甚至出现了民变和暴动。

冷静下来的汉武帝开始反思,尤其是刘据的死让他进一步认识到,也许,自己真的错了。

公元前89年,在李广利出征匈奴失败并投降后的第二年,桑弘羊等人上书汉武帝,要求增加赋税,并在轮台(今新疆境内)屯兵准备进一步对抗匈奴。汉武帝发布诏书,反对桑弘羊等人的建议,并含蓄的承认了自己过去犯下的一些错误。

诏书的主要内容为:“这个时候增加赋税以扩充军费,只会加重百姓负担。我们曾经攻打车师国时,虽然最终车师国投降,但是因为路途遥远,粮草缺乏,我们死在路上的就数千人,何况轮台还要更远。我之所以派贰师将军出征匈奴,是因为大臣们都说匈奴的一些行为是不祥之兆,此战必胜,才糊涂的派兵出征,却没想到那些都是匈奴对我们的诅咒。还有人建议我派刺客暗杀匈奴单于,这种事情连春秋五霸都羞于去做,我们大汉王朝怎能这样呢?”在诏书的最后,汉武帝强调:“当今要务,严禁对百姓施行苛捐杂税,苛刻暴虐。鼓励百姓恢复农业生产,鼓励饲养马匹补充战马。”这篇诏书,就是著名的《轮台罪己诏》。

有人对比汉武帝和秦始皇时认为,两个人都是穷兵黩武,好大喜功。但是为什么秦朝二世而亡,而大汉却又延续了几百年,甚至出现了中兴的局面。其中最重要的事情之一就是汉武帝的这篇罪己诏。正是因为汉武帝及时发现国家和社会的问题,并改变了自己的治国策略,才使得大汉王朝的重心重新回到农业生产和百姓安定上面。加上汉武帝后面的昭宣二帝坚决的执行了这样的治国策略,才有了“昭宣中兴”的盛世。

解决了经济和社会问题,汉武帝还必须要想办法填上自己挖的另一个大坑:接班人问题。此时的汉武帝也快七十岁了。好好的一个刘据被自己逼死,那就只好从其他的儿子里选一个合适的。汉武帝虽然妻妾众多,但是总体而言,他并不是一个特别好色的皇帝,所以一共也才生下了六个儿子。

让我们一起看看汉武帝的媳妇和儿子们。汉武帝第一任皇后陈阿娇,这里面虽有“金屋藏娇”的感情因素,但她做皇后也是当初王太后和馆陶公主之间的利益驱使,却因为陈阿娇脾气不好以及没有孩子,最终被废。第二任皇后卫子夫,为汉武帝生下前太子刘据,母子二人却在巫蛊之祸中不幸遇难。虽然卫子夫之后,汉武帝没有再立皇后,但是卫子夫任皇后期间,汉武帝还是有不少其他的宠妃。下一个受到宠幸的是王夫人,生二儿子刘闳。但是这对母子的命更不好,都是早早的就死去了。汉武帝的三儿子和四儿子分别是燕王刘旦和广陵王刘胥,他们的母亲是李姬,却只是一个不受宠的妃子。五儿子是昌邑王刘髆,他的母亲就是贰师将军李广利的妹妹李夫人,也是汉武帝非常宠爱的妃子。可是李夫人也是个短命的美女,生下刘髆后不久就匆匆而去。不过,后来由于卫子夫被废,在汉武帝去世后,李夫人被追封为孝武皇后。

汉武帝最后一个宠幸的女人赵婕妤,却是一位自带传说故事的悲剧人物。有一次,汉武帝路过河北,听说当地有个美女,天生握着拳头伸不开手。好奇的汉武帝决定见一下这个姑娘。当汉武帝用手掰开这位赵姑娘的手时,她的手里竟然握着一个玉钩。因此,后来人们经常称之为钩弋夫人。喜欢美女的汉武帝就把钩弋夫人带回了宫,不久之后,钩弋夫人为汉武帝生下第六个儿子,取名为刘弗陵。

刘据活着的时候,这位大哥在其他小弟面前可以说是一个毫无争议的接班人。可是现在刘据死了,老二刘闳也早早的死去,汉武帝就不得不从生下的四个孩子中选择下一任皇帝。可是,汉武帝还没动静,已经有人沉不住气了。

第一个跳出来的是老五,昌邑王刘髆。确切的说,沉不住气的不是他,而是他的舅舅李广利和丞相刘屈氂。由于李夫人死得早,刘髆做太子的愿望就寄托在掌握军事大权的贰师将军李广利身上。而李广利和刘屈氂又是儿女亲家,因此他们一早就在琢磨怎么能够让刘髆做上太子。很快,巫蛊之祸爆发,这两个人就在其中推波助澜,诬告太子刘据。李广利当时正在攻打匈奴,刘屈氂就亲自率军攻打刘据,最终逼死刘据。然而,当汉武帝弄清楚巫蛊之祸背后真正的原因后,李广利和刘屈氂的阴谋也被汉武帝发现。汉武帝一怒之下将两个人灭族,无辜的刘髆自然不可能再成为太子的候选人。两年后,刘髆先于汉武帝死去,儿子刘贺继承了昌邑王。

第二个跳出来的是老三,燕王刘旦。他本来没有打算去跟大哥刘据抢太子的意思,但是大哥在巫蛊之祸中死了,加上二哥死的早,那么刘旦就变成了长子。这就燃起了刘旦心中做太子的希望。不过,这希望燃烧的太猛烈,以至于让刘旦烧昏了头脑。他主动给老爹写信,说现在长安不安定,要不你让我带兵来维护长安的治安,顺便让我做太子吧。

一开始汉武帝的确考虑过刘旦。可是,刘旦的这封信却让汉武帝非常生气。你要带兵来维护治安,啥意思,难道想武力逼宫?再说了,太子谁当是我说了算,还是你说了算?加上这个刘旦同学自己平日里生活不检点,早就有大臣在汉武帝面前告他的状。现在刘旦冒失的一封太子求职信,让汉武帝决定对他新帐旧账一起算。刘旦没能当上太子,还被汉武帝削掉三个县,只好老老实实在燕国待着。

至于老四刘胥,天天没事干喜欢跟狗熊摔跤……算了,不说了。

这样一来,太子候选人只剩下老六刘弗陵了。其实,汉武帝还真的想让老六接班。因为刘弗陵在四五岁的时候,就长得非常壮实,而且格外聪明。汉武帝怎么看都觉得像是小时候的自己,越看越喜欢。可是,当汉武帝决定将来传位给刘弗陵的时候,他却面临一个问题:这孩子太小了。

孩子小,汉武帝就有两个担心:第一,钩弋夫人太年轻,将来自己挂了,保不齐她会办出点啥事,万一再成了第二个吕后,那么刘氏江山可就危险了。第二,刘弗陵毕竟没有治理国家的经验,碰见点事情需要有人帮忙出主意,而且他的哥哥们也都不是省油的灯。因此,汉武帝要在接下来的日子里,趁自己还活着,想办法解决这两个问题。

第一个问题好办,汉武帝直接用了个简单除暴的办法:把不放心的人除掉就是了。虽然钩弋夫人是自己此时最宠幸的女人,但是为了汉室江山,汉武帝只好忍痛割爱。有一次,钩弋夫人在伺候汉武帝的时候出了点小过错,汉武帝大怒,立刻把钩弋夫人打入大牢,并将其赐死(也有一说是钩弋夫人忧郁而死)。就这样,钩弋夫人牺牲了自己,成全了儿子,汉武帝也就开创了“立子杀母”的先河。这个残忍的制度没多少人喜欢,却在北魏时期得到了推广。

至于第二个问题,汉武帝心想总不能为了小儿子把他哥哥们都弄死吧,算了,还是找人帮忙吧。于是,汉武帝开始在自己最信任的人里面寻找可以辅佐幼主的托孤大臣。他派人绘制了一副周公辅成王的图,并把他赐给了一位可以托付重任的大臣:霍光。

霍光有一个更加有名的哥哥,大司马骠骑将军霍去病。前面提到过,小吏霍仲孺趁着在平阳公主府里办公的时候,与卫子夫的姐姐卫少儿私通,生下了霍去病。不过,霍仲孺却没打算认这个私生子,自己也在几年后结婚,有了名正言顺的儿子霍光。然而,无论这个提上裤子就不认人的霍仲孺如何不近人情,霍去病却选择了以德报怨。当霍去病成为骠骑将军后,在一次出征匈奴的路上,霍去病派人找到了亲爹霍仲孺。他不但不追究自己的父亲没有履行抚养义务的问题,反而给了霍仲孺很多的钱和土地,来报答这位没见过的亲爹的生育之恩。更重要的是,霍去病还把自己的同父异母弟弟霍光带去了长安。就这样,本来最多只能做一名小吏的霍光的命运发生重大转折,从一个小吏之子,一夜之间变成了朝廷里的人。

虽然当时的霍光只有十岁,但是在骠骑将军,以后成为大司马的霍去病的庇护之下,霍光不但受到了良好的教育,还有机会经常接触朝廷里的达官贵人甚至是皇帝,官职也从郎官开始一点点提升。后来霍去病英年早逝,汉武帝非常喜欢霍去病的这个弟弟。霍光先后担任光禄大夫等职位,侍奉在汉武帝身边。小心谨慎的霍光伴随汉武帝二十多年,从来不曾犯错,深得汉武帝的信任。所以,汉武帝要找托孤大臣,首先想到的就是霍光。

一个人辅佐幼主显然是不够的,汉武帝还要给霍光找几个帮手。然而,与又红又专的霍光相比,汉武帝任命的第二个托孤大臣却是匈奴人金日磾(大家不要读成了Jin ri chan,这个名字的读音是Jin mi di)。而将这位匈奴人带到汉武帝身边的,还是我们的老熟人霍去病。

原来,金日磾曾经是匈奴休屠王的王子。如果没有那一场战争,金日磾也许将来会继承匈奴休屠王的王位,率军跟大汉帝国打一仗。然而,金日磾平静的生活,被公元前121年霍去病的那次西征所打破。镇守祁连山的浑邪王和休屠王被劳师远征的霍去病打的大败而逃,怒不可遏的伊稚斜单于就想摆鸿门宴,除掉这两个没用的匈奴王。浑邪王一看事情不好,就拉上休屠王,准备投降汉朝。汉武帝派出霍去病去受降,不料受降仪式出现了意外,休屠王突然变卦不降了。浑邪王为了交出投名状,杀掉休屠王后投降霍去病。霍去病也果断出击,镇压那些想要叛逃的匈奴大军。事情最终得以平息,而休屠王的王子金日磾虽然侥幸活了下来,却永远的告别了在草原上任意驰骋的生活,被霍去病带到了汉朝,成为一名为汉武帝养马的奴隶。

然而,机会和命运却没有向金日磾周围人一样蔑视他的出身。有一次,汉武帝在检阅马匹的时候,发现一个身材魁梧,目不斜视的青年,就派人询问此人的出身,才知道他就是曾经的匈奴王子金日磾。汉武帝非常欣赏,于是拜他为马监,随后升迁至侍中,光禄大夫等官职。金日磾跟霍光一样,侍奉汉武帝多年却不曾犯下任何错误。不但如此,金日磾还办了两件深深打动汉武帝的事情。其一是杀掉自己的亲儿子弄儿。弄儿深受汉武帝喜爱,却被汉武帝宠的不像样子,长大后调戏宫女。金日磾忍痛杀子,然后向汉武帝谢罪。其二是拼死保护汉武帝,使其躲过了刺客的暗杀。因此,金日磾的忠诚让汉武帝相信,这个匈奴人是可以放心去辅佐幼主的。

除了霍光和金日磾,汉武帝还安排左将军上官桀以及御史大夫桑弘羊,共同辅佐幼主。公元前87年二月,眼看事情安排的差不多了,弥留之际的汉武帝下了人生中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封诏书,任命刘弗陵为太子,成为大汉未来的统治者。几天后,七十岁的汉武帝驾崩,葬于茂陵,谥号孝武皇帝,庙号为世宗。

我们用了很长的篇幅来讲述汉武帝的故事,然而,所有的故事都有结束的时候。其实,对于这位在位五十四年的太平天子来说,我们之前的这点只言片语,根本无法全面的概括汉武帝的丰功伟绩,却也只能拿出一些大家略微熟悉的故事,或者我想让大家知道的故事,来平铺直叙的简述一下。

许许多多重要的事情我们没有提到,简单举几个例子。汉武帝创建了年号,开创了封建王朝沿用两千年的纪年方式。汉武帝颁布了《太初历》,摒弃了秦朝以来十月为岁首的做法,确定正月为岁首,并沿用至今(避免了我们新年和国庆变成同一个假期的尴尬局面)。他还设立中朝,设立刺史,创立太学等等,留下了许许多多沿用千年的制度。加上我们提到的重视儒学,扩展版图,开通西域等等,让汉朝的影响力不但横向的到达国际制高点,更是纵向的影响至今,汉民族的名称就是一个最好的证明。虽然汉武帝也曾经犯下穷兵黩武的错误,并在晚年的巫蛊之祸中误杀太子和皇后,但这不足以诋毁汉武帝为大汉帝国,甚至整个中华民族所做出的历史贡献。

最后,我还想提一句,“秦皇汉武,略输文采”的说法是不恰当的,因为我们的汉武帝刘彻还是一位著名的辞作家。让我们来欣赏一下他的即兴作品《秋风辞》。

秋风起兮白云飞,草木黄落兮雁南归。兰有秀兮菊有芳,怀佳人兮不能忘。泛楼船兮济汾河,横中流兮扬素波。萧鼓鸣兮发棹歌,欢乐极兮哀情多。少壮几时兮奈老何。

历史并未随着汉武帝的故去而停止脚步。公元前87年,八岁的小皇帝刘弗陵登基,成为新一任大汉天子,历史上称之为汉昭帝。然而,在这一段历史中,人们更多记住的却不是汉昭帝刘弗陵,而是他的辅政大臣霍光。

推荐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