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小时新闻关注

这么大胆的爱情,国产片里再也找不到!

情人节那天我去看了《一吻定情》,那场面,人山人海。

情人节爆款”当之无愧。

这部电影给我的最深印象是,一片粉红

女主角原湘琴是粉嫩嫩的林允妹子扮的。

粉红头花,粉红书包,粉红唇膏,脸颊还带着浅浅的红晕。

与男主角江直树(王大陆 饰)相遇在粉色樱花树下。

原湘琴的房间是标准的公主房,从墙到床,满眼的粉红。

其次是男女主角整齐干净的校服,和女主角在纸上的涂鸦

原湘琴的情书

更别说全校女生排山倒海似地追校草。

这是只有在台湾偶像剧里才会发生的事。

而《一吻定情》的导演是台湾偶像剧教母陈玉珊

她曾经是《命中注定我爱你》《海豚湾恋人》《千金百分百》《王子变青蛙》等人气偶像剧的制作人、监制。

2015年导演处女作《我的少女时代》。

那个傻傻的林真心还记得不?

《我的少女时代》

王大陆在里面饰演校霸,痞痞的坏学生徐太宇。

《我的少女时代》

有意思的是,陈玉珊让王大陆在她的第二部电影《一吻定情》里演了一个截然相反的优等生角色。

剃了个中规中矩的短发,穿上洁白的衬衫,打上领带,王大陆竟然演出了贵气

《一吻定情》

真是人靠衣装啊~

《一吻定情》改编自经典IP,上世纪九十年代日本少女漫画《淘气小亲亲》

十多年来,被中、日、韩多国几次改编,佳作不断。

口碑最高的是1996年的日剧,“世纪末的美少年”柏原崇饰演江直树。

柏原崇

国内90后熟悉的则是童年回忆《恶作剧之吻》,林依晨、郑元畅主演。

《恶作剧之吻》

两部在豆瓣上分别取得了8.4和8.8的高分。

此次改编成电影,陈玉珊坦言:“压力很大。”

然而她改编得不差,在我看来,这部电影至少本土化得很成功

除了开头所说的种种台湾偶像剧里才会发生的事,《一吻定情》在细节方面无限贴近中国人的心理

比如,原湘琴坐在江直树自行车后座上,一开始狂喜。

进而搓手不安。

最后,半是忐忑半是甜蜜地圈住了他的腰。

又比如,一晚上没睡觉,只为了缝一个幸运荷包,给明天要考试的心爱的人。

那些年,那些个小迷信总能牢牢地拿捏住我们。

看到心上人和别的女生聊得开心,我们的心里总是失落而苦涩。

朋友圈设置为“只对你可见”,看似不经意诉说,心里却强烈希望对方能看到,能明白。

甚至,结尾也改成了年少时台湾偶像剧中常(狗)见(血)的桥段——

男主角必须娶另一名女子才能保住家业,女主角为了男主角的心愿,黯然退出。

然后一路哭成傻瓜。

别说它狗血。

是,它确实很狗血。

然而,你不就是喜欢反复看这样的狗血桥段么?

包括天台强吻。

旅途中意外夜宿,从一开始就跳跃着令人兴奋的因子。

还有结局,江直树追回原湘琴,第一次表白,浪漫而深情,却又掩盖不住那一丝霸道。

这些桥段之所以直到现在仍然令我们感动,是因为,我们拥有过,或从没拥有过那些时刻

那些只属于青春年少时光的时刻,往前往后都不会有

那些时刻里的我们,最是纯真。

没有成人世界的纷纷扰扰,也不懂得各项条件的衡量。

那个时候,我们爱得最真,最热烈,最全心全意。

这是这些狗血桥段能反复击中我们的原因——我们怀念曾经那个纯真的自己啊

陈玉珊显然很懂,她所有的偶像剧都这么拍。

当台湾偶像剧不再流行时,她又在电影里重复这些桥段。

《我的少女时代》,结局亦是长大后的徐太宇回国,费尽心思让刘德华在台北开了一场演唱会,安排好一切,给长大后的林真心一个惊喜。

历史何其相似。

而在女权日益高涨的今天,国产片里的女孩早就脱去过往低到尘埃里的外表,变得霸气、独立。

像《一吻定情》里原湘琴那样的人设反倒显出几许复古的意味。

为爱毫无保留,说出“追到你是我毕生的梦想”,甚至为了江直树改作护士。(江直树的理想是做医生)

好像很没有志气。

好像是女权的退步,早已过时了。

但,女权不是女凌驾于男之上,它的最终指向是平等。

平等也并不是感情上的斤斤计较,全身心的真挚付出仍应得到赞美

总之,能在三十岁的年纪在大银幕上看一场“台湾偶像剧”,我觉得很幸运。

它的内涵,绝对不止5.4分。

(作者:天涯小鸟)

推荐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