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在线

袁洁莹,种子,steamcn


01.

设计的不惑之年

《domus国际中文版》对话邱德光

domus China :鉴于当下中国的土地政策和市场环境,越来越多的建筑师开始涉足室内市场。针对这一现象,我们听到了两种截然不同的反馈。一种说建筑师有一体化空间设计的意识,将对传统室内设计电讯数码师带来降维冲击;另一种则认为建筑师不了解室内设计的细节规范,所造之物空有其表,缺乏人性和舒适感。您如何看待建筑师的室内设计?

邱德光:我现在主做室内设计,但我原来学过建筑,对建筑和室内设计都有自己的主观看法。今天借着这个访谈,我想抛出一些议题来供大家探讨。通常而言,建筑师高高在上,瞧不起做室内设计的,笑称我们是“干装潢”的。事吞天猿实上随总体建筑量的下滑,很多建筑师也会做一些“装潢”项目,但因不懂如何装饰,也没有系统顾夕颜蔡俊地学习过这个领域,尤其对家居与空间的搭配缺乏认知,结果往往不尽人意。当然,这也只是我自己的观点,我自己做的设计也有毁有誉。对设计的认知本就因人而异,而我们应该去体谅和包容这种多样性。就像有人喜欢穿Chanel,也有人喜欢Armani。服装市场能如此多元化,室内设计为何不能?我年轻的时候也曾自命不凡,以为建筑科班出身就比他人起点高。工作后才发现,大部分科班出身的人都自以为事地带着强烈的使命感和崇高理想,去纠正和批判他人所喜好的风格。这种狭隘的看法大大局限了室内设计行业的多样性,而我希望看到百花齐放。我已年近70,从事设计让我永远面对新的挑战和想法,促使我的心态更为年轻。我的室内设计千变万化,没有固定的风格。说到底设计是服务行业,满足不同客户的需求,切实解决他们的难点才是我们遵从的首要原则,囿于固定的风格则会让自身的市场越来越窄。

domus China:您曾在某个专访中说,“我不只是做豪华的设计,而是要做能面向千家万户的设计”,同时,业内评价您是收费最贵的室内设计师,二者是否矛盾?神枪雪恨

邱德光:其马莲菜实这个提法源自我在北京做过的一个案子,那是与媒体合作的公益性项目,帮胡同里的居民进行改造。因预算很低,我们的设计干净利落,优化了整体空间和比例关系。房间尺寸都很小,我们便把餐厅和厨房结合在一起。整个项目造价很低,但性价比极高。我们是配合建筑师进行设计的,建筑设计往往更侧重形态及外景,做完后才发现室内分配存在问题。房间的结构一旦确定便很难改动,所以我们实时关注建筑师的平面设计,及时沟通调整,共同让空间实现最大化的合理配置。项目结束后,我觉得这种高性价比的设计方式其实能以模块化的形式固定下来,帮到那些有设计需求的普通消费者。

我的工作室常被贴标签,说我们只接最贵的豪宅设计。实际情况是找我们的客户实在太多,而我不想走量。于是我会不断提高对自身及客户的要求,寻找目标一致的合作者,才能创造有趣的作品。据我了解,马岩松是目前中国建筑设计师中收费最高的,但找他做项目的人仍旧络绎不绝。其实我们是被动的,事务所发展到一定阶段,我们便不会主动去找案子,而是别人来找我们。

云椅

功夫椅 细部

行云 餐桌

左右查看 邱德光家具设计作品


domus China:您于美红退赛也参与了家具产品的设计和研发,在产品设计领域您有哪些心得、收获,甚至是教训可以与我们分享?

邱德光:很多设计师都喜欢做家具或产品设计,但大家常以打造艺术品的方式来做。在我看来,其实家具应该更偏向实用性而非观赏性。我自己也做家具设计,时常因担心自己的作品落入俗套而感到痛苦。我创立了一个家居品牌,借着自己的光环做了五六年,但是卖得不好。不走量的家具设计品定价相对昂贵,而大众有一个消费误区,愿意为外国家具支付高昂的价格却不认同中国的家具品牌。我一六武路政大队直在致力打造可以走向国际市场的家居品牌,就算销量不好也可以纳为己用。其实现在媒体鼓吹的那些家具并不是主流的风格,反而很多做deco和古典的家具厂商能够活下来。很多建筑设计出身的设计师很鄙视deco,摈弃雕刻、偏好黑白灰的极简。其实市场需求和设计者自身的喜好存在偏差,被鄙视的deco恰恰最能迎合市场需求。我的家具风格比较现代,我认为效仿中式山水写意的家具缺乏此时此代的思想内涵,没有虑及当代工艺的可达性,自然没有办法作为时代的产物留下印记。现在中国流行新中式,把老祖宗拿出来给自己贴标签袁洁莹,种子,steamcn标榜“中式风格”,我觉得这是缺乏民族自信心的表现,照搬传统只会让中国的家具设计领域路成为死水一潭,开放的格局和当代的语言才能带领家具设计走向未来。

domus China:随着中国设计产业的发展,大众对设计师的认可度逐渐提高,因为他们能直观地看到设计所带来的价值。与此同时,真人秀节目的出现捧红了一大批网红设计师,很多学者认为他们玷污了设计的价值,让设计沦为营销的噱头和炒作的工具。您对这一现象如何评判,如何看待设计的价值?

邱德光:我很理解这一现象,因为媒体也需要邓紫霄爷爷新闻。相比建筑圈,中国室内圈更为活跃。我也常收到一些电视栏目的邀约,但因行程的缘故很少参与。成名设计师带来的网红效应能为开发商,特别是建材商带来很大的经济利益。所以你可以看到很多没什么作品、每天在跑龙套的网红设计师。他们红得很快,但后续如果拿不出好作品也会迅速过气。我觉得设计师本身就要扮演不同的角色,这就是设计的价值所在。不可能所有设计师都像安藤和扎哈那样无须在意消费者的喜好,我们需要配合消费者,根据其喜好和需求扮演自己的角色。在我看来,艺术性的东西更适合欣赏和远观,却不宜居。我设计的核心是在于去把别人的房子设计的更合理舒适,提升其生活质量,所以顾客的需求是我设计的第一要义。



上海星河湾花园酒店



domus China :刚才我们也提到,中国现在有很多小公司、年轻事务所能够提供多元化的活动,但会设计不代表会管理,这便成为公司发展的硬伤。您和袁总的合作故事堪称设计公司合伙人制度的典范,能否总结一下您的合作经验,以供目前创业的设计师参立必复考?

邱德光:我们俩做合伙人之前的故事非常有趣。我曾在台湾做了一个很重要的案子,凭借art-deco风格让房子大卖爆红,却因种种原因无法发表。当时袁欣负责北京NAGA上院,他听说台湾的这个楼盘销售火爆,就四处打听谁做的室内设计。官方渠道没有我的名字,他最后从一个知道内情的材料商那里拿到了我的电话,我到现在还记得那时我们第一次通话的情景马作兵,我们都觉得对方是骗子,表现的很谨慎。之后的事情大家都比较清楚了,我接了NAGA上院的项目,从此蚊音测试在大陆一炮而红。此后很长一段时间,他都是甲方代表,但因他了解国内的开发商和商业模式,会帮我拒绝一些不太靠谱的项目,慢慢地,他成了我在大陆的经理人。我全权委托他打理我在大陆的事务,就连我的夫人也常常跟我开玩笑,认为我对她都没这么信任过。如今,我们的合作模式已经跳出了传统合伙人的经营思维,我完全信任我的拍档,我只负泰象卡车责设计方面的事务,关于钱的事情一概不管不问。我想正是基于这种信任才造就了今天的邱德光设计事务所。

02.

“我住涟漪宅”

案例:武汉原岸




左右查看 原岸的室外景观




原岸曲面楼梯的设计




邱德光先生设计的武汉原岸以山水为形,在曲线的堆叠、交融、吞噬、并置、重复间让东湖的涟漪荡漾满室。曲面楼梯是整个空间最大的亮点之一,它在室内空间中复制了层峦叠嶂的壮阔感。云朵的造型从二层天花跌落至挑台及首层天花,沿着曲面楼梯拾级而上,仿若漫步在云蒸霞蔚的山林。




左右查看 曲线是空间的主角


此外,邱先生还为客厅选择了水花光纤灯作为主灯从天花垂坠而下,以此营造出瀑布倾泻的空间流动感。沙发和茶几也都具备着流线轮廓,仿若静立于水中的岩石,坐于其上便能听得到水声潺潺。二层功能空间的诸多细节同样见证着曲线元素提升空间精气神的神奇魅力。主卧室高低错落的LED灯带塑造出山峦错落有秩的感觉,异形的浴缸在满足使用效果的同时为居者增加了别样的情趣。儿童房的软性材质孙嫦娜和圆润曲线让空间如母体子宫般呵护着孩子,同时也带来了可爱的气质。浴室中镜面材王觉彬质的波浪砖投影着不规则的波浪,犹如一层涟漪呼应着屋子里整体的山水之景。除室内设计外,邱先生便士币及还借曲线对别墅的景观环境进行了梳理。曲线线条围绕建筑主体向外扩散,就好像整个建筑是掷于水中的一块小石头,漾起清波阵阵。

03.

凤栖于宅

案例:北京私宅太平洋英雄2攻略


地面、楼梯、天花……曲线无处不在



曲线作为一种感性的设计语汇,自古以来彩卡龙便常作为装饰元素而活跃在家宅、庙堂之中。朱光潜曾以“无诛仙3荒火余烬所为而为”来描述美与艺术,装饰正是一种“无所为而为”,它为人们提供了遮衣庇体之外再世杨康的美学享受,带领人们冲破日常“理性”生活的藩篱,走向仪式与庆典。在邱德光设计的北京一处私宅里,充满动势的曲线以其丰富的隐喻构筑出别样的生活之城,仿若腾云而起的凤凰灵鸟,恣肆飞栖在整个建筑空间之中。




左右查看 入口处的图腾和雕塑


楼梯同样是这座宅邸中颇具灵性的空间,相较于原岸,此处的楼梯更显古典、华贵。抽象的变形曲线勾勒出蜿蜒而上的雕花楼梯,这种由视线缔造出空间动线的手段是非常典型的巴洛克设计语言。曲线天花穹顶极具艺术感,也是这座家宅最大的特点之一,让人重拾那种抬头仰望的旷然。天花上的装饰纹理,对传统的巴洛克线条做了简化处理,犹如在上好的面料上进行滚边,每一条曲线的尺寸及纹样都经过精密的计算,巧妙地掩盖了天花的封口,并考虑到人身处地面时的观看感受。天花上的水晶吊饰,在纵向维度再次丰富了空间的层次,通透的色泽与冷蓝的色调,营造出群鸟飞过的动感。

推荐新闻